从窗缝吸食雷雨的味道
金属开始坏旧
植物被雨水煎湿
黑夜挥开锋利的剑芒
廊里撑伞,
挡住走进暗处的人

我们对彼此的悲伤视而不见。

我像一条死在沙滩上的鱼,我的所有情绪没有任何了解的价值,就像去世之人的日记本,就像现在。

连续两个晚上有月光照在我床头。

如今才知道床头明月光有多珍贵,日期时辰,月亮方位,房间位置,床的位置,窗的位置,房屋楼层,是否遮挡...但凡一点不行,就不能在某个月圆夜,关灯躺在床上,仰头恰好望见月亮了。

现在眼睛散光愈发严重,后悔小时候看月亮不够久。那时我能看得清月陆月海,吴刚的桂树,如白玉镶铜,悬在青天。

古朗月行,那么小就开始背,刚突然想起才发现是古/朗月行,竟从未注意过。

铭记与遗忘,都是突破性的力量。
你要是留恋,身边皆是可留恋的事物;你要是不留恋,尽数可抛在脑后。

雨是老城区的显影剂

(利奇马的余波)

七月初七斋星宿
(/火焰的跳动速度有多快)

【金色的鱼在淡蓝的雾气中游动】

每一个敏感的灵魂都历经痛苦,受罪于自我清醒的针砭。

茂盛的法梧在绿色的风里摇
每个薄暮都接受淡蓝的洗礼
而红色的鼓点在隐秘处敲响

她在放着一颗无花果与一颗桃核的盘子里,放入一只拍扁的飞蛾。翅膀和腿糊在一起,还有盘底的残液。

我吃掉了无花果。现在盘子里还剩下一颗桃核,和一只飞蛾。
已经半小时了,我依然能看到它短短的触须不停地前后摸索,摇动。

我开始觉得,从嗓子处觉得,刚吃下的不是无花果,而是将死的飞蛾。

© 和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