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瑟莱】夹叙(X-1) 逢

*《夹叙》正文衍生小短文,无瑟莱

* 占正文的tag很抱歉,不过其实是小男孩的母亲被杀,莱不顾与父亲争执救下他,给他裹上披风,保护他安慰他。所以在某种程度上,这种给予也是莱想获得父亲关爱的共情心的表现。之前的文里也有情节,关于莱钻进瑟爸猩红色的披风里。

* 同样十分抱歉的关于《夹叙》的正文可能要停更…(虽然本来也就没更多少(ಥ_ಥ) 在这样不靠谱的文笔之下竟然还能获得一些鼓励,真的很感谢!💗 那些关于瑟莱的想法与文字哪怕只有一点点得到共通,也已经能安慰到我,至少它们不是一无所值的了。

  之所以要停更,是因为在写的过程中愈发觉...

【瑟莱】夹叙(4) 独自莫凭栏

* 碎片化   * 故事线...怎么形容,不明显?
* 亲情为主,夹点暧昧心理,无明显爱情
* 写在前面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果然如莱戈拉斯所料,夜间便有一支巡逻小队自营地悄无声息地没入北边丛林了。他赶紧策马跟上,并挂着一个得意的笑容上最前头找瑟兰迪尔报到。看上去后者对儿子的这种行为早已习以为常。...


【瑟莱】夹叙(3) 感知与言语,沉默与声音

* 碎片化   * 故事线...怎么形容,不明显?
* 亲情为主,夹点暧昧心理,无明显爱情
写在前面
* 危机感满满地发现没存货了(捂脸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此时莱戈拉斯忽然察觉到到瑟兰迪尔就在身后,准确地说是闻到的。对于父亲身上的淡淡气息莱戈拉斯有比较高的敏感度,这种无法完全付诸语言的气味亲...

【瑟莱】夹叙(2) 但见秋枝绿未死,便教忘拂衣上霜

* 碎片化   * 故事线...怎么形容,不明显?
* 亲情为主,夹点暧昧心理,无明显爱情
* 写在前面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将暮时分队伍在一片平缓坡地上驻扎下来,小撮攒动的人影里开始腾起炊烟,不一会儿便漫开在整个小山谷。

      莱戈拉斯刚从王帐里出来,寻了附近一小片树干稀疏的地面坐下,靠着截老树根,看不...

【瑟莱】夹叙(1) 金榉林与“埋伏者”

* 碎片化   * 故事线...怎么形容,不明显?
* 亲情为主,夹点暧昧心理,无明显爱情
写在前面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晨起时林子里雾气正浓,弥漫在高处纵横交错的密枝间,将那粗壮树脚染成湿漉漉的深灰,但若仰头望,密林的景致在这夜雨刚尽的深秋时节却并未十分压抑。同迷蒙水雾交织在一起的是金红层叠的山毛榉,沿着起伏的山坡漫到视野边界,只因没有阳光,使这原应更亮眼的色泽显得...

【瑟莱】夹叙(0) 写在开始

* 碎片化  * 故事线...怎么形容,不明显?
* 亲情为主,夹点暧昧心理,无明显爱情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总得来说这篇文的结构和叙述方式比较零散,其主体是各种各样的片段,为了把它们串起来就找了条不是很算得上是个故事的线。于是取名废就取了这么个奇怪的题目(但它看上去实在嘛)

 我也无法贴切地定义形容,它大概就是下面这样子的↓↓

这些片段有长有短,有顺情节而下的,有突如其来插叙的。包括两人的心理、言行、回忆等等,分布在不同情境、时间,基本都是涉及...

男子与银币(小短段)

      我听到外面的雨更盛了。固体是声音的良导体,雨自天而降,砸碎在石砌路面,沿街汇向排水口,水声与湿漉漉的车轮滚轧声,穿透小酒馆木地板,攀上我伏身的高脚桌,凑近耳边。似乎能见到夜幕,行人,淌水的马路杆子,与光影淋漓错乱的车灯。
      这是我的一个习惯,在人群的一侧,离他们不远不近的地方,闭眼休息会儿,听一阵子想一阵子。

      身边的高脚椅上忽然静静坐上一个人,我的感官范围被闯入与隔断了。
    ...

【瑟莱】关于发色(小短段)

     “Ada,”小精灵觉得已经表现出足够久的漫不经心,终于在伸叉子去够那盘蔬菜沙拉时开口了,“我在背族谱历史时想到一个问题。嗯就是……精灵父母的发色,和他们的孩子都是一样的吗?”
      他嚼着一撮菜叶子望向他的Ada。
      后者或许很久没有考虑过这方面问题了,像是草草掠过遥远记忆里牛皮纸张上的字迹,然后回答道:“不完全是。”怕被追根究底而暴露时间对年少所学知识的消磨,便又加了一句:“不过我想这是个复杂的问题,至少对于你的年龄来说。”
 ...

【关周】回忆(二)

* 四段回忆,甜味玻璃渣,终于尝试表达了下对关周人物形象的理解(虽然不大成功捂脸)

* 500后为主,文中500记忆与原剧不同,“回忆”这篇暂告段落


      十余年警龄关宏峰见过各式各样的尸体,有些从曾经所站立处跌落,铺在地面;有些泛着黯然的青灰,肃静地呈于无影灯之下。有时看着这些依旧腥热或已然冰冷的躯体,和那豁开的道道口子,他会卡住那长时间运转不息而陷于理性的智力机器,去思考被刀深深扎入是什么感觉。一具血肉之躯迎刃而开,破入,外溢。

      说来...

【关周】回忆(一)

* 相识第一年小日常,最后都不知道写了些什么(躺)
* 为什么有周关的错觉
* 先发(一)督促自己要写完…
* 之前有太太评论想看“关宏峰的时间”高兴之余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怎么完全从关宏峰的心理角度描写,就写了他俩的共同回忆…太太见谅(捂脸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警队的大铁门刚拉开,看门的小警员在那里收拾,冲那人问:“你是有事吗?”
      太阳出来没多久,空气里还浸着寒气,那年轻人站在铁门前的空地上有一阵子了,只披件单薄的黑夹克,对着冷空气抽吸烟卷,望着对街。...

© 和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