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迷思与混沌】

我要消磨这晨光,
像少女亲吻草尖欲坠的露珠,
野蜂痴缠在花上
趁夜还未抛出手中罗网

梦到老鼠而咧嘴的猫会流口水吗
冬天到了,但凡下午阳光好的时候,树底下草丛里楼门口路旁边到处都长(^・ェ・^)

听到金属质地的声音,重复着某种节律,又带着争先恐后的杂乱,像设施老旧的游乐园海盗船摇摆起来发出的钢铁鸣声。群鸟扑棱飞过树梢未触及的蓝天,一簇玫红的花盛放。直至林子空缺处,看见文心湖的白鹅在晨光下昂首振翅,发出悠长的鸣声。

- LE - BLEU -

C'est la couleur que je préfère et de laquelle j'ai peur.

Do not break the Silence

我能理解自己吗,我能理解他人吗,他人能理解我吗?如果不能,谁来理解我们呢?我们需要被理解吗?

冬天的海风啊,想把大衣从我身上刮掉,花岗岩广场反射着阳光像冰面一样。失落,无穷尽不得寻回的失落。

每吸入一口气都是重的,或者闷痛的
每次思考都有尖锐的齿轮磨损软质的东西
就是这种感觉
像快耗光了气的打火机,呼哧呼哧吹着些黯淡而晃动的幽蓝,等待最后一阵将它烧红殆尽的风

这些痛苦竟没有来处,为什么会没有来处,仿佛本应属于别人的痛苦凭空给了我

濒死的山为何要流泪
用它那突兀而翻白的眼睛,
瞪着蓝天
幽暗的林里走丢了枪声
恒星已远离这个季节

早些年他都不允许自己哭,现在终于扁扁嘴允许了,真好。
真心觉得人性的光辉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不算太大,人的光辉就在于对悲剧的清醒意识下执执不休地争一口气,这就是人的所有。我看到他的眼睛缓缓睁开,便看到那口气。他凭此奋进,也凭此宽宥。
在人生道路上勤恳耕耘者有很多,他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的奋进精神不是狭隘的,不局限于自我或某个目标,而是形成了某种深邃广博的精神气质,从里里外外发散出来,也完美融入他动情的歌喉。
十分没骨气地承认,我对嘎嘎的喜欢就像弱小者受到强大者的感召,从中汲取教益。

“只有大雨中,才敢任涕落,眉上挨满山光并水色 / 只有大雨中,才羞于干涸,将一杆瘦骨淋沥养活” 风雨雷电后,斯人如彩虹...

教堂里边有放着可借阅的圣经,还有其他一些包着古雅封皮的书籍,看起来有些年代又保护得很好。我翻开一本圣经,里边有历史年表,还有不同时期古代世界地图,夹着一页释义笔记。
年表好像追溯到公元前数千年,跨越地域范围很广,罗列细致。由于知识欠缺,除了第一则天主于几世纪前创造世界之外,我无法区分哪些是通识历史,哪些是宗教故事。又因后者本身基于真实历史,便更加难辨,至少它们看上去浑然一体,十分真实。
古世界地图那几页我很喜欢,欧亚非都有包含,毕竟用百度查找很抽象且碎片化。下次有机会再去我要拍下来。

门口管理员是个老爷爷,看我站在架子前翻书,特地拿了塑料凳过来,含笑轻声说了两遍让我坐。我很久没有看见这样和蔼而善...

田野盖了白棚子,夜色里像下了雪
它们延伸,延伸,越来越深沉

© 和衣 | Powered by LOFTER